• “安徽省质量品牌升级工程教育实践基地”落户迎驾 2019-02-12
  • 未来十天 山西以对流性天气为主 多阵性降水 2019-02-12
  • 《中国独角兽企业价值榜》和《中国瞪羚企业价值榜》发布 2019-02-09
  • 当前位置:贵州快3注册 > 都市言情 > 官路高手 > 第651章 祝你做个好梦
    加入书架添加书签错误举报投推荐票:
    确定

    贵州快三推荐号码: 第651章 祝你做个好梦

    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        丁小美为自己留下了一个不来的借口,就急匆匆开门走了出来。

        一走出旅馆,丁小美就从包里拿出手机,打开。一开机,就连续跳出三条短信,都是钱宏伟的。第一条问她宿舍里有什么事,第二条有些焦急地问她为什么不回他的短信,第三条有些着慌地问她怎么关机了,究竟出了什么事。她看得心慌意乱,既内疚又难过,只想哭了。

        这时,整个城市都沉浸在越来越深的夜色里。四周的街道上几乎看不到行人,只有一些车辆还在大道中间来来往往地奔驰。稀疏的路灯把宽阔的街道照得那样地朦胧可疑,将街边的树影长长地投射在路上,像一个个高个子的魔鬼一样狰狞吓人。远远近近一些夜生活场所的霓虹灯,则把城市的夜色渲染得那样地温暖而又暧昧。

        丁小美低着头,紧贴着街边往学校大门走去。走到一个盏路灯下,她站住,先给钱宏伟发了一条短信:宏伟,刚才我的手机没电了。宿舍里没什么事,我一个亲戚来找我,我陪他到外面转了转,现在我已经回到宿舍了。放心!你也早点休息,晚安!

        发完短信,丁小美忽然发现自己的身影被路灯拉得长长的,又被前面那段高低不平的路面扭曲着,显得那样地孤苦伶仃而又曲折难看。

        她联想到自己的这段不幸遭遇和以后漫长不测的人生路,想到她的心上人钱宏伟,不禁悲从心生,就对着自己颀长扭曲的孤影哭了起来。

        “宏伟,我对不起你呀!”丁小美一哭,就收不住了,失声痛哭,“呜呜——”她连忙退到一棵树下,蹲下来,把头埋在自己的两膝间,双手捧住头呜呜大哭。

        丁小美在心里不住地哭喊:“我到底哪个地方不好,要遭遇这样的罪恶???我爱的是宏伟,为什么偏偏又闯进一个sè láng呢?我不能没有宏伟,却又摆脱不掉这个sè láng,现在叫我怎么办???老天啊,来帮帮我吧——”

        丁小美拼命咬住自己的嘴唇,让哭喊声咽回自己的肚里,却让泪水在她的脸上肆意奔流。她哭得撕心裂肺,昏天黑地。却没有一个人来劝说她,开导她,挽救她。

        最后,是一声手机短信声让她止了哭。短信还是钱宏伟发来的。他说没事我就放心了,因为你走的时候,神情有些焦急和不安,我就以为你有什么事呢。早点休息,明天晚上阅览室里见。晚安,祝你做个好梦!

        这就是一个恋人与一个sè láng的区别。不知道为什么,丁小美现在不管跟两个男人中的哪一个在一起,或者先想到哪一个,就总是要把他们放在一起进行比较。

        一比较,好坏优劣就更加明显。恋人就是像钱宏伟这样,时刻牵挂着你,一切为你着想的那个人;而sè láng则只是对你的身体感兴趣,就像野兽只对猎物鲜美的身体感兴趣一样。

        难道不是吗?桂新华一见到她的身体,就眼睛发亮,目光

        [本章未完,请翻页]

        变绿,shòu xìng大发。而她一离开,他还不知道在干什么呢?连一个问候的短信都没有。

        丁小美止了哭,掏出卫生巾擦干眼泪,才低着头朝学校大门走去。走进大门时,她的头垂得更低,还朝另一面偏着脸,不让保安看见她脸上的泪痕。

        走进女生宿舍区门口,丁小美真想把自己的脸遮起来。头垂得差不多抵到了胸口,心揪紧着,神经高度敏感,身上似乎到处都是漏洞。她感到四周隐藏着许多正在tōu kuī她的目光,嘲笑她的笑脸。两面两幢宿舍楼上那一个个灯火通明的窗口,就是一只只盯着她的眼睛,一个个对准她的巨型探头和摄像机。

        丁小美都不敢往里走了,可是脚却还是无奈地一步步往里走去。她走上了她们宿舍楼的楼梯,脚步感到沉重起来,脸也**辣地发烧。好在过道里没有人,一扇扇宿舍门也都关着,里面几乎都没有说话声。只有一扇开着,有个女生在门口洗衣服。

        要走到她们宿舍门口时,她放慢了脚步,听见里面有说话声,就停住,侧耳偷听起来。只听蔡红梅说:“丁小美怎么还不回来???都快十一点了,她到哪里去了?”

        叶珊珊说:“那个男人到底是她什么人???怪怪的,有点流氓腔?!?br />
        胡红莉说:“真的很奇怪,他说是她的男朋友,而丁小美却叫他表哥。我都被他们搞糊涂了。那个男人真是她表哥吗?”

        “谁知道呀?我看不像?!敝旌绮灰醪谎舻厮?,“哪有表哥说自己是表妹男朋友的?”

        “对呀,这是怎么回事???”邢芬瑜惊讶地叫起来,“这事看来有点蹊跷,而且我发现,丁小美见了她表哥,神色好像挺慌张的,这是为什么?”

        蔡红梅说:“等她回来,问问她就知道了。我估计,一定是她表哥追求她,她不肯。是呀,现在哪里还有近亲结婚的?科学证明,近亲结婚,对下一代不好,生的孩子非傻即呆。而且他们的年龄相差也太大了,这不可能?!?br />
        “喂,你们有没有在意?丁小美一进来,就特意向我们介绍,他表哥是市zhèng fǔ的,这是什么意思???”朱虹又说话了,声音很低,可她却听得心惊肉跳,“我看,这个人不大像市zhèng fǔ工作的人。不知道他是哪里市zhèng fǔ的?做什么官?”

        自从那天钱宏伟请客过后,她只要一听到朱虹的声音,甚至一见到她的身影,心就会莫名地发紧。现在桂新华又突然闯进她们宿舍,还冒冒失失地说是她的男朋友,她就更加怕她了。怕她偷偷去把这件事告诉钱宏伟,那她就全完了。对呀,那天她说了钱宏伟所在的系和班级。她要是去找,很方便的……丁小美不敢想下去。

        宿舍里的同学都在等我回去,准备追问我,然后再次开我的斗批会,嘲笑会。不,我能现在就回去。

        丁小美吓得赶紧转身,往回退去,躲进三楼过道最东头的

        [本章未完,请翻页]

        那个厕所,假装上厕所的样子,蹲在里面,磨磨蹭蹭的,想等她们都睡了,才悄悄回去,钻进蚊账睡觉。明天一早,我就早早起来,第一个离开宿舍。千万不能让她们看见我哭过。她更怕她们问这问那。不回答她们吧,不好;回答得不好,或是露了马脚,就更加难堪。

        丁小美心虚气短,害怕担忧,又疲乏劳累,腰酸腿痛,都快坚持不住了。她多么想坦坦荡荡地进去,舒舒服服地躺在床上休息啊??墒?,我究竟犯了什么错误,要这样担惊受怕,躲避隐藏,不敢见人呢?

        丁小美在厕所里蹲蹲站站,极力缩紧鼻子,抵挡着不断向她进犯的蚊子和臭气。她的脑子里还是很乱,自圆其说的解释词,受到刚才蔡红梅话的启发,已经有了底??砂谕压鹦禄陌旆ㄈ椿姑挥邢牒?,所以心里很是不安。

        她在厕所里躲了二十多分钟,这时已经是十一点十六分了。

        平时这个时候,大部分同学都已经shàng chuáng睡了??伤朐俚纫换?,怕她们今天特别兴奋,或是为了等她而迟迟不睡。丁小美隐藏在厕所的小隔间里,咬牙切齿地坚持着。

        丁小美又等了十多分钟。一个女同学穿着睡衣,按着肚子,皱着眉头,急匆匆地冲进了厕所,看样子要拉肚子。她连忙站起来,走出去,硬头头皮朝西往自己的宿舍走去。

        丁小美轻手轻脚地走到门外,侧耳听了听,听不见里面有人说话或者坐在床上翻书的声音,才掏出钥匙,轻轻开门进去。她蹑手蹑脚地走到自己的床前,连脸和脚都不敢洗,就轻轻脱了衣服,钻进了蚊账。

        她以为她们都睡着了,或者正在迷迷糊糊要入睡,不会再跟她说话了。就用被子蒙住头,开始想着摆脱桂新华的办法。

        没想到她刚舒了一口气,叶珊珊的床上就有了动静,然后就传来她低沉的声音:“丁小美,你回来啦?”

        声音不高,可在她听来,却比晴天霹雳还要吓人。她真的吓了一跳,屏住呼吸,紧张得气都不敢喘。叶珊珊一开腔,其它四张床上几乎同时传来各种不同的声音。蔡红梅翻了个身子,像在梦中刚醒来一样地说:“丁小美,你怎么才回来???”

        丁小美不知道怎么回答好。胡红莉好像放下了手中的书本,声音特别清脆地冲她说:我们都在等你回来呢。今天来的那个人,是你表哥吗?”

        丁小美已经来不及多想了,只得硬着头皮说:“是呀,怎么啦?”她故意装作不解的样子反问她。刚才,她在门外听到蔡红梅的话,心里不禁一亮,紧张的心也松弛了许多。她有了自圆其说的理由,心里踏实多了。

        朱虹梦呓一样地在被窝里说:“表哥,怎么会说是你男朋友呢?”

        丁小美一听朱虹说话,心里就莫名地上火,便有意沉默着,不回答她。宿舍里静极了,连同学们的喘息声都能听到。

        [本章完]
    ← 上一章返回目录下一章 →
    推荐本书贵州快3注册书架
  • “安徽省质量品牌升级工程教育实践基地”落户迎驾 2019-02-12
  • 未来十天 山西以对流性天气为主 多阵性降水 2019-02-12
  • 《中国独角兽企业价值榜》和《中国瞪羚企业价值榜》发布 2019-02-09